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正文

李建国:满身伤疤是他的“荣誉勋章”

发布时间:2019-09-18 05:25: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李建国曾经获得技术能手

 

    人物名片

 

    李建国,1949年9月11日生,邢台市人。上过山、下过乡、担过粪、种过粮,三年知青生涯历练了他吃苦耐劳的品质。回城后进入邢台市轧钢厂,成为一名轧机调整工,技术精湛、踏实肯干,年年当先进,干了一辈子小班长,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到底,一生献身钢铁事业无怨无悔。

 

    “建国”故事

 


    “轧钢轧钢,浑身是伤;身上没伤,不叫轧钢。”日前,在邢台市的家里,刚锻炼回来的李建国说,这是当年轧钢厂流传的一段顺口溜,形象地反映了当时轧钢工作的艰苦。

 

    李建国上初中的时候文革开始,学校停课,1968年作为知青被分到城郊的大梁庄公社母家场村“上山下乡”。

 

    “那时候有句口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们和老百姓一样种地、干农活、挣工分,以前哪干过这些啊,环境不太适应,干活更不适应,都是边学边干边调整。”李建国回忆道。

 

    种菜、耕地、播种、锄草、淘厕所、担粪……农村的生活很艰苦,但也很锻炼人。“我们这批25人分成两个小队,每个小队的男女队员分开食宿。”李建国说,每次下地回来赶紧做饭,不能耽误了再次去地里的时间。“我们轮流做饭,都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刚去的时候给知青分粮食,几个知青的一下都给了,弄几个大瓮装上。那会儿的标准是每天一斤一两半,这伙年轻人能吃啊,吃着吃着,提前俩月把粮食吃光了。”李建国说,没办法,最后只能吃战备粮,“战备粮谁也不敢动,就向市里打报告,特批以后才给我们。”

 

    1971年,李建国被抽调回城,进入邢台市轧钢厂工作,该厂于1977年归入邢台市钢铁厂。

 

    作为当时河北省少数能调用的钢材生产企业,邢台市轧钢厂颇受重视。“如果出现高产班,市里还来开现场会呢。”李建国说,刚到的时候他在机修车间,后来轧钢扩大生产,就来到轧钢当了一名调整工。

 

    彼时厂里新上了一台468轧钢机,那是当时最先进的国产轧机,用来出口阿尔巴尼亚的。轧机速度是16.8米/秒,开动以后四条线进钢,机声隆隆,通红的钢材经过轧机火花四溅,景象壮观,初进轧钢车间的李建国被震撼了,决心干出个样子来。

 

    “调整工干的活就是调整轧辊的缝隙,是整个工序的核心。”李建国介绍,缝隙调得大了钢条就粗了,调得太小就会把钢材拉断,还得根据速度的不同调整大小,“调好了活就好干,调不好活就不好干,所以生产顺不顺主要靠调整工!”

 

    李建国是被当作苗子来培养的,找最好的调整工给他当师傅。李建国除了跟师傅学习外,还经常自己琢磨,总结经验、改进操作,技术提高很快。

 

    “调整工就靠眼力,因为轧机速度快,嗖嗖一个劲儿跑,辊缝是看不见摸不到的,一看到出钢宽度不够,我就立马开始调。”李建国说,艰苦磨炼四五年后,他开始独当一面,并被提拔为班长。“我当调整工的那些年,我们班的产量总是最高的!”

 

    “干轧钢特别辛苦。车间里边非常热,而且即使夏天也要穿上厚厚的工作服,防止烫伤。车间里噪音很大,面对面说话都听不清,我们相互交流都用手势,久之形成一套‘暗语’。车间里又是油、又是火、又是水,工作服破破烂烂的,比叫花子都不如!每天出大汗,衣服干了以后能戳到地上立而不倒。”李建国感慨地说。

 

    而且,在当时的条件下,轧钢工作还有一定危险性。李建国介绍,危险主要发生在进轧机的时候,因为钢条传动的速度很快,一出事它往外飞,工人跑得再快也跑不过它,所以只能躲闪。

 

    一次,李建国正在弯腰调轧机,突然一根通红的钢条飞过来打在他的脖子上,情急之下,李建国顺手一扒拉,“滋”的一声,手和脖子都被烫调一块皮。“我身上这种伤疤多了去了,只要不被穿着,都不叫事儿!”李建国说,很多负伤的、生病的工友不得不离岗,“我那会身体素质好,小伙比较利索,反应快,一直坚持下来了。像我这样的不多。”

 

    由于年年先进,李建国每年都获奖。“最难忘的一次是给钱放大假,让带着家属‘两人十日游’,我领着夫人趁机去几个较大的城市,北京、天津、唐山、秦皇岛转了一圈!”

 

    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邢钢的轧钢生产已经今非昔比,全封闭运行、电脑编程、遥控操作……调整工这个工种已经没有。

 

    如今,李建国的生活充实而幸福。“每天出去转,早晚接送小孙子上学。能吃能喝,体格不赖,退休金不少。这都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和进步,国好家才好啊!” 李建国感慨道。■本报记者王立鹏

1
编辑:王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