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部分工资第二年初发放引起劳动争议

      每月工资只发一部分,当年的年底或者第二年的年初一次发放另一部分工资作为绩效工资,甚至美其名曰“年终奖”。近年来,一些单位采用这种方式,尝试激励和留住职工,特别是高收入的高管人员,这种做法还能减轻日常工资支付压力。但是,如果用人单位的绩效制度并未真正建立,劳动合同的相关约定和工资发放的操作又比较“粗糙”,就会引起一连串的劳动争议。

      ■基本案情:三成工资次年初发放 职工离职引发劳动争议
      2016年8月13日,某公司(用人单位)作为甲方,与吕某(劳动者)作为乙方,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书》。该合同约定,本合同期限自签字日起至2017年8月12日止……甲方安排乙方执行标准工时工作制,乙方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不超过四十小时;劳动报酬:乙方的工资由基本工资、岗位工资、绩效工资、加班补贴和工龄补贴五部分组成,乙方的基本工资为2800元,岗位工资为500元;绩效工资由甲方根据乙方的岗位职责、工作业绩、人事考核结果确定;加班补贴由甲方根据乙方的任务量和实际加班情况具体确定;乙方的工龄补贴为100元/年,5年封顶,即乙方在甲方工作每满一年,月基本工资增加100元,满5年后基本工资不再累积增长……
      该合同签订后,吕某开始在该公司工作。2017年1月26日,公司通过其股东宋某某的账户向吕某转账24600元,该笔交易摘要为“您2016年年薪已补齐……”
      2017年2月6日,公司任命吕某为该公司董事会秘书。2017年8月13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书》。合同期限为签字日起至2022年8月12日止。其他约定事项与之前劳动合同的内容相同。其后,吕某继续在该公司工作。
      2018年2月13日,公司向吕某转账50000元和4000元,交易摘要均为“转款”。根据公司的工资表,吕某的出勤天数为:2016年7月出勤16天……吕某的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期间、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期间工资中均包含了加班费。工资表中无2018年7月、2019年1月至2月的考勤记录及工资明细。
      2019年3月1日,吕某提出离职申请并经公司审批同意。因公司拖欠工资等,吕某以某公司为被申请人申请劳动仲裁,仲裁请求为公司支付2018年7月至12月工资共计63126元、2018年剩余工资54000元、个人垫付报销款17604.87元、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0500元、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35862元、加班工资88275元、经济补偿金45000元。2019年8月6日,石家庄高新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委员会作裁决:某公司支付2018年7月至12月工资共计63126元、加班工资69176.52元、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9323.61元;驳回吕某的其他请求。

      ■一审:是否两次发工资虽无约定但有补发事实
      某公司不服,向一审法院起诉,主要请求是公司不支付2018年剩余工资54000元、不支付加班工资69176.52元、不支付经济补偿金39323.61元等事项。
      一审法院认为,吕某在某公司处工作,某公司应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某公司认可拖欠吕某2018年7月至12月份工资共计63126元未付,依法应支付。
      关于2018年剩余30%工资的问题。吕某主张其月收入为15000元。某公司仅认可吕某的月工资为10500元。吕某为证明该主张提交的银行流水中显示,2017年1月26日公司股东宋某某向吕某转账24600元转款的摘要明确为2016年年薪已补齐,2018年2月13日,公司向吕某转账50000元和4000元,转款摘要为“转款”。公司虽对吕某所述的上述转款的性质予以否认,称转款应为借款或备用金,其作为用人单位,其应就其所主张的上述款项为其向吕某发放的何种款项承担举证责任,而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吕某提交的其与闫某某的通话录音,因闫某某曾为某公司的财务副总监,其所称吕某为公司的高管及高管的薪资发放情况,与其曾任职履职情况相符,且该录音显示内容与吕某提供的银行流水情况相吻合,故对该证据予以采信。故公司的辩称理由不能成立,法院对吕某主张的该项事实予以采信。公司未支付2018年度的剩余30%工资,显属不当。公司应向吕某支付该项工资54000元(4500元/月×12个月)。
      关于垫付报销款的问题。《员工离职审批表》显示了吕某有未报销费用,且公司在仲裁庭审中承认吕某存在报销款未报的情况。吕某提供了公司的报销系统部分数据用于证明其未报销费用情况。公司虽对该报销系统不予认可,但其作为用人单位未能提供该报销系统的原始数据,应承担不利后果。法院认为吕某垫付报销费用,系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产生,且其提供的证据可以证实其主张的费用已经公司审核通过同意报销,应报销数额也已确定。故法院在本案中一并处理。报销系统中显示已审核的报销费用共计15979.37元。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垫付费用已为吕某报销,应承担支付义务。
      关于应签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问题。吕某该项请求的理由为公司已与其签订劳动合同,但未给付所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该理由不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应签而未签订劳动合同情形。故吕某的该项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问题。根据工资表中的出勤情况显示,吕某确未休年休假。公司虽辩称吕某已休年休假,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其辩称理由不能成立。吕某主张其应享受每年年休假10天,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在其他单位的入职及工作情况。本案中显示吕某于2016年8月13日开始在公司入职,2019年3月1日离职。因累计工作不满10年,吕某应享受的每年年休假为5天。因吕某应休未休年休假,公司应按照吕某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因双方约定了吕某的月工资为15000元。因此,公司应向吕某继续支付日工资收入的200%年休假工资17931元(15000元÷21.75×13天×200%)。
      关于加班工资问题。吕某提供的《考勤及休假管理办法》及工资表出勤情况,可以证实吕某在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期间每月均存在加班的事实。吕某的部分期间工资中均包含加班费,并已实际发放,吕某每月收到工资时,并未提出异议,其已认可该加班时间及加班费用,故其再要求该期间加班费的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吕某2017年2月、2018年2月每月出勤12天,无加班情况,故吕某对该两个月加班费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吕某主张其于2018年7月、2019年1月、2月中每月均存在加班情形,其应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事实,故该主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吕某存在加班事实,并主张每月支付加班两天工资,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因吕某的月工资为15000元。因此,公司应支付吕某加班费数额为27586元(15000元/月÷21.75天×20天×200%)。
      关于经济补偿金问题。《员工离职审批表》显示吕某的离职原因为个人原因,且经某公司审批同意解除。吕某称其与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为拖欠工资。其提出的理由为用人单位的代理人在劳动仲裁中的认可意见。经查,某公司的代理人在劳动仲裁中确承认吕某因被拖欠工资而离职。但首先,吕某提交申请系以个人原因提出,某公司在吕某的《员工离职审批表》层级审批同意的前提也系吕某的个人原因离职,其次《员工离职审批表》系书证,形成时间系离职前,证明力更高。双方为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故吕某要求某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191民初1954号民事判决:一、某公司支付吕某工资63126元;二、某公司支付吕某2018年剩余工资54000元;三、某公司支付吕某个人垫付报销款15979.37元;四、某公司支付吕某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17931元;五、某公司支付吕某加班工资27586元;六、驳回吕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用人单位对工资事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
      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某公司上诉称,公司不应支付2018年剩余工资54000元。吕某的工资为10500元/月,吕某主张的54000元剩余工资是不存在的。公司不应支付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17931元、不应支付加班工资27586元。
      吕某答辩称,吕某的剩余工资应予支付,有一审提交的银行流水予以证明。吕某未休过年休假,公司应按照吕某实际的出勤天数和法定天数之差支付加班工资。
      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吕某原为公司的高管人员,吕某称其薪酬为15000元/月,每月先发工资总额的70%,剩余30%年底一次性发放,提交了2018年2月转款54000元的记录以及与原公司财务人员的通话录音记录以证实工资发放情况,公司对此否认但未提供相应充分有效反驳证据,且其对所转款项的性质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故一审法院据此认定吕某的薪资发放情况并判令公司支付2018年度剩余工资,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无不当。用人单位应当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数额、项目、时间和领取工资者的签字,并至少保存两年备查。
      劳动者主张用人单位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的,用人单位应当对两年内已安排劳动者休年假或已向劳动者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情况进行举证,如用人单位拒绝或举证不充分,则其应在两年内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公司称不应向吕某支付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但未提供相应充分有效证据加以证实,其相应上诉主张,理据不足,不予支持。
      当事人提交的工资表所载明的实际出勤天数记录可以证实吕某加班的事实存在,一审法院根据本案具体情况支持了吕某关于加班费的部分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2020年1月23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冀01民终453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李 飞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