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夫妻共同债务:新规则将澄清一锅混水

      在众多“被负债”女人的欢呼声中,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为“夫妻债务司法解释”)。这是继2017年2月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以下简称“补充规定”)出台后,最高人民法院根据社会发展的现实,再一次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第24条”)进行充分完善规则。
      近年来,社会公众的婚姻家庭观念发生变化,家庭投资渠道也日趋多元化。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串通“坑”债权人,或者夫妻一方与债权人串通“坑”另一方的极端案例时有发生。虽然原有法律、司法解释已经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体系,但是有关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标准、举证证明责任等方面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

      案例一:夫妻关系存续期间 生活债务共同承担
      ■基本案情:夫妻离婚男方出示13000元借据
      2008年刘某(男)与张某(女)结婚,2009年生育一个小孩。2010年,刘某与张某因夫妻感情不和,分别外出打工,小孩随刘某的父母共同生活。在此期间,刘某和张某均没有支付小孩的抚养费,各自打工赚的钱均由各自支配、使用。
      2014年,张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刘某离婚。双方对于离婚没有任何争议,但是刘某向法庭提交了三张借据原件,并附有借款人李某的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自己于2013年向李某借款13000元,主张该借款是夫妻共同债务;张某以自己不知情以及分居期间各自赚钱各自用、没有用于夫妻共同开支事项为由,否认存在夫妻共同债务。
      ■裁决:离婚女“被负债”6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刘某提出13000元系夫妻共同债务的证据不足,没有认定该13000元系夫妻共同债务。
      刘某不服,向二审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刘某提交的借据系原件,且附有借款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张某没有提出反证予以推翻,故二审法院认定该三张借据的效力,并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刘某和张某各承担6500元偿还义务。
      ■提醒:一方借债“生活”才需共同偿还
      男方或女方向他人借钱,只有夫妻一方在借据上签名,没参与借贷的或者未在借据上签名的另一配偶,要不要对该借贷负连带责任呢?
      “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其中的“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未作区分,这是造成离婚妇女“净身出户”和“被负债”的根源。
      2018年出台的“夫妻债务司法解释”不是废止“第24条”,而是对此区分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第2条)和“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第3条)。第2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该解释第2条与“第24条”具有一致性,但是,前者明显缩小了“第24条”的适用范围,增加了两个条件:一是夫妻一方个人借贷之目的应是“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二是债权人主张权利应明确“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对法院适用司法解释认定共同债务审判权的约束减弱,由“第24条”的“应当认定”,变为第2条的“应予支持”。在法律上,“应当”表明的法律义务,而“应”仅表示“可以”、“可能”,这一变化明显赋予办案法院更大的司法裁量权。
      在本案中,女方离家出走,而男方负责子女生活,双方虽事实上处于分居状态,但仍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男方所借款项的事由、数额符合与“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具有高度一致性、可采信性,二审法院适用“第24条”规定依法改判属于合法合理。

      案例二 男方个人借款且未用于正途 女方不承担债务
      ■基本案情:男方经常赌博个人借款10万元
      丈夫李某自1999年下岗后无正当职业,经常参与赌博。2009年11月及2010年3月,李某两次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及调查处理。妻子沈某一直在经营理发店,有较稳定的经济收入。2010年6月,二人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
      2010年4月9日,在婚姻存续期间,李某以“做生意”为由,向张某借款10万元,并书写了借条,黄某作为担保人在该借条上签名。
      张某多次向李某催讨借款无果,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李某、沈某和黄某共同返还借款10万元。
      ■裁决:不能证明用于家用女方不承担
      法院审理查明,李某未将上述借款用于做生意,也未将借款事实告知过沈某。
      法院认为,李某向张某出具的由黄某提供担保的借条,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内容合法,依法确认有效。张某向李某出示借条所记载的款额后,李某在张某催讨的情况下仍未归还借款,李某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黄某在该借条上签字担保,但未写明担保方式和担保范围,依法应认定为对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借款虽发生于李某与沈某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有证据显示李某有赌博的不良嗜好,且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该笔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生产经营,故借款应认定为李某的个人债务。
      一审判决,张某出借款项由李某个人偿还,黄某承担连带责任。一审判决后各方均无上诉,一审判决产生法律效力。
      ■提醒:“非法之债”应为个人债务
      从正反两个方面,原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和“个人债务”的规则已经确立。婚姻法第17条第2款规定,“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17条对此明确为: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夫妻实行分别财产情形)的除外。”但是,旧规则遇到社会发展的新变化,即夫妻一方的“恶债”如何处理?
      2017年2月出台的“补充规定”进一步明确: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补充规定”进一步扩大了认定个人债务范围,缩小了认定夫妻共同债务范围。但是,如何分配举证证明责任,“补充规定”仍有缺陷。由不知情的另一方配偶负担,显然是强人所难;而由主张权利的第三方“自证其罪”,显然更不可能。
      “夫妻债务司法解释”第2条明确:对于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共同债务,原则上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无需举证证明;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一方反驳,认为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则由其举证。第2条明确,对于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共同债务,一般情况下并不当然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主张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应当由其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等规定,举证证明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所负债务,或者所负债务基于夫妻双方共同的意思表示。如果债权人不能证明的,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本案中,李某因多次参与赌博并被公安部门两次行政处罚,李某离家出走后,不断有人到其家中向沈某催要赌债,沈某无奈向公安机关报案。由此,怀疑李某该笔借款用于赌博是合理的,该笔借款不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生产经营。本案发生于新的司法解释出台之前,但是办案法院根据相关原则精神,正确处理了该案纠纷。

      案例三: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债务以离婚为由抗辩不成立
      ■基本案情:男方偿还债务女方净身出户
      李某军(男方)、李某娟(女方)系夫妻关系。自2011年起,二人在外地经营火锅销售门市,从李某岭处进货,逐渐欠下了李某岭货款。李某岭与李某军通过核对账目清算,截至2015年2月18日,李某军共欠李某岭货款17万元。2015年2月18日,李某军为李某岭书写了欠款条三张,但未实际偿还上述款项。
      2015年11月17日,李某军、李某娟在民政机关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双方共同财产归李某军所有,婚后的债权、债务归李某军所有和偿还。
      李某岭多次讨要货款未果,遂向一审保定市涞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某军、李某娟共同给付所欠货款17万元。
      ■裁决:未签名的共同债务连带偿还
      李某娟称,自己没有与李某岭签订合同或形成口头合同,更未与李某岭签署账目结算文件。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自己与李某岭之间不存在权利义务关系;李某军未能出庭参加诉讼,自己对该合同履行情况一概不知情。
      一审法院认为,李某军、李某娟拖欠李某岭货款17万元,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因该笔欠款是发生在李某军、李某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同时,是在李某军、李某娟共同经营火锅门市时所欠,理应连带清偿。李某娟以与李某军离婚为由作为抗辩,不能成立。李某军经公告送达期满后,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
      一审判决,李某军、李某娟连带清偿李某岭货款17万元。
      李某娟不服一审判决,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李某军辩称:我与李某娟离婚时有协议,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由我负担。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债务发生于李某军、李某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李某娟不能举证证实该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故该债务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李某娟应与李某军负连带清偿责任。
      2017年4月17日,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提醒:离婚协议不是逃债之门
      我国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但是,如何理解“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涉及如何防范夫妻双方串通损害债权人,或者夫妻一方与债权人串通损害另一方。
      对于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债务司法解释”在“第24条”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完善了认定标准,即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第1条规定),一方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第2条),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举债但债权人能够证明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共同生产经营的债务(第3条),都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其中,“夫妻债务司法解释”第1条规定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该条规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的“意思自治”原则和“意思表示”规则,对债权人等当事人具有重大的引导、提示意义,对人民法院分配举证证明责任和认定事实具有规范价值,也将引导社会生活向男女平等更高水平发展。
      夫妻之间的离婚协议不能约束第三人,夫妻联手“坑”第三人行不通。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5条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再者,防范夫妻双方串通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风险,其他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有规定。对于夫妻个人债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七十四条规定,在夫妻双方对财产的约定、转让或者离婚时对财产的分割协议明显不利于举债一方,导致举债一方无力偿还债务的情况下,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主张该协议无效或者予以撤销。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