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未婚打工者返乡 如何通过“彩礼关”

      未婚职工回家过年,除看望父母亲人,更重要的活动就是相亲、订婚和结婚。其中,按照当地风俗,给女方一定数目的彩礼,也是十分常见的现象。当婚姻法确定的“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基本原则,遇上了当地的“小见”、“大见”等彩礼风俗,特别是在订下婚约后却不能如期登记结婚时,如何处理已给付女方的价值不菲的彩礼,就成了让一些职工最头疼的事。

      案例1:
      男方悔婚女方不退彩礼
      法院判令礼金酌情返还
      基本案情
      韩某(男)系现役军人。2013年2月春节探亲期间,他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教师魏某(女),双方彼此印象很好,都有谈婚论嫁的意愿。于是,韩某的父亲开始操办婚事,并按照当地风俗习惯进行订婚并给付彩礼款。订婚时,韩家给了魏某12000元礼金。按当地习俗,在“送方便面”的前一天,韩某的父亲、婶婶和媒人又给付魏某彩礼款6万元。两次共计7.2万元。
      后因其他原因,韩某不同意结婚,韩某的父亲便向魏某追要彩礼款。经多次追要,并经魏某所在学校负责人多次调解未果。2016年1月,韩某向武安市人民法院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婚约无法律约束力, 解除后应返还彩礼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韩某与魏某相识后定亲。2013年11月18日,韩某经中间人给付魏某彩礼款60000元。
      法院认为,婚约是指男女双方以结婚为目的对婚姻关系的事先约定,但婚约对于男女双方均无法律约束力,只要任何一方提议,随时都可解除。韩某请求返还彩礼款符合我国婚姻法相关规定,应予以支持。但考虑到魏某在准备结婚典礼时也有一定的花费,故由魏某酌情返还彩礼款40000元为宜。关于魏某辩称,韩某起诉已过时效。韩某提出退婚后,双方因彩礼款返还问题多次协商未果,后诉至法院,故韩某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一审判决,魏某返还韩某彩礼款4万元。
      二审:多次调解未超时效 终审维持一审判决
      魏某上诉称,韩某及家人无端猜测,主动提出分手,依当地风俗不应返还彩礼。并且,魏某及其母亲李某从未收到韩某的彩礼。
      韩某答辩称,自己在不伤害双方感情的前提下,接受了一审判决。如果魏某执意不承认给付彩礼款的事实,保留追要全部彩礼款的权利。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媒人出庭证实,经其手给付魏某彩礼款6万元。另有证人证言证实,双方因彩礼款发生争议时,魏某所在学校领导曾从中调解,因魏某称是韩某主动退的婚约,所以彩礼钱不能退而调解未果。一审判决魏某酌情返还彩礼4万元并无不当。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应重新计算。韩某提起诉讼时并未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提醒:悔婚虽伤感情面子, 无奈风俗不是法律
      男方给付女方彩礼的时间、数目、方式,各地风俗均不相同。彩礼风俗来源于我国古代婚姻的“六礼”,即从议婚至完婚过程中的六种礼节:纳采、问名、纳吉、纳征(也称纳币)、请期、亲迎。这种仪礼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婚姻家庭制是一致,与现代社会的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及婚姻家庭的亲权制度并不一致。比如封建社会中,“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而在现代社会中,外嫁女对其父母仍负有赡养义务,也可享有继承权利。
      我国婚姻法第三条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 对彩礼风俗持否定态度。婚姻法中当然没有给付、收受彩礼行为的具体内容,最高人民法院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中,具体明确了对彩礼纠纷的处理规则。
      当男方给付女方彩礼后,因不在一个城市工作、购买婚房等各种原因或者矛盾,男女双方并未登记结婚和共同生活的,一旦解除婚约,彩礼该如何处理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因此,“习惯”可以成为人民法院处理民事纠纷的根据之一。根据这一原则精神,应重新审视关于彩礼的司法规范,在落实“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的法律规定,与维护婚姻善良风俗之间实现平衡。

      案例2:
      未登记结婚仅举行婚礼后同居
      法院判令彩礼款应适当退还
      基本案情
      1992年出生的陈某(男),与1987年出生的孟某(女),经媒人孟某某介绍相识。2013年农历12月18日,陈某在订婚时,经陈某某、陈某(中间人)、媒人孟某某之手,给付孟某5万元彩礼款。2014年农历1月11日,陈某又经陈某某等人之手,再次给付孟某彩礼款5.8万元。陈某两次共给付孟某10.8万元彩礼款。孟某的陪送物品有:六门柜一组……二人在举行结婚典礼仪式后开始同居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未生育子女。
      2014年农历8月,二人因故分居生活。为追索彩礼款,陈某将孟某诉至临漳县人民法院。
      一审:证人与男方关系密切,法院依规定认定彩礼款
      一审审理查明,根据陈某提供的证人出庭证言,虽证人与陈某有一定利害关系,但综合考虑两份证人证言形式及证人均是本案彩礼款的直接经手人,并能够准确地对其所见情形作出客观陈述,并符合本地的风俗习惯,其证明内容应属真实。对两个证人证言的证明力,予以确认。依法认定陈某给付的彩礼款数额为10.8万元。
      一审认为,彩礼是一方以登记结婚为目的给付另一方的财物,若登记结婚这一目的未得以实现,接受彩礼的一方,有义务将其所接受的财物返还给付方。本案中,因二人未登记结婚,故孟某有义务返还其所接受陈某的彩礼款。又因二人已经在举行仪式后同居,故返还彩礼款数额,酌定为7.5万元。孟某的陪送物品,是其婚前个人财产,应予返还。
      一审判决:孟某返还陈某彩礼款7.5万元;陈某返还孟某以下陪送物品:六门柜一组……;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反驳但不能举证 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孟某不服上诉称,认定彩礼款10.8万元错误,陈某两次共给付彩礼款为6.6万元。证人陈某某与陈某的证言有矛盾之处,且两个证人与原告陈某有利害关系;二人同居生活已长达9个月之久,彩礼款已部分用于二人共同生活的消费开支;应当在认定彩礼款66000元基础上酌情判决返还彩礼款3万元。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二审认为,二证人确为两次给付彩礼款的经手人。孟某虽对证言提出异议,但据以反驳的依据不足。根据当地的风俗习惯,一审对二证人证明内容予以认定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亦予以确认,一审酌情判决孟某返还彩礼款7.5万元正确。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提醒:要求返还者应负责举证,返还比例由法院酌定
      在男女双方未登记即共同生活,分手时男方要求返还彩礼的纠纷中,彩礼的有无、数额的多少,常常是争议焦点。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请求判令返还彩礼的男方应当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男方给付女方的彩礼,一般经过第三方的介绍人(媒人)等进行给付。介绍人可能是男方的亲戚朋友、女方的亲戚朋友,或者双方的朋友。如果男方不能举证证明彩礼给付的事实,法院对返还彩礼的请求不予支持。
      另外,双方认识恋爱期间,男方自愿给付女方的礼物、金钱等,一般视为赠与,不属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的“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应按照合同法赠与合同的相关规定处理。
      对未登记而共同生活,分手后要求返还彩礼的纠纷,目前,在司法实务上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应认定为“同居关系析产纠纷”;另一种观点仍认为是“婚约财产纠纷”。但裁判依据上均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结合共同生活时间、当事人经济状况等因素酌定。

      案例3:
      同居生育后分手
      法院判令彩礼款按比例退还
      基本案情
      白某(男方)、张某(女方)订婚期间,男方经媒人张某丙之手,给了女方彩礼款15万元。中间人张某、林某称,白某与张某谈恋爱期间,张某怀孕了,男方提出让他们与女方说一下结婚的事。女方的父母对婚事不太满意,提出要30万元彩礼。男方认为30万元太多。经过双方自行协商后,定为15万元。男方把15万元送到他们处,他们便与张某某一起,带着15万元和“四色礼”,去了女方母亲开的理发店,并定下了张某和白某结婚的日子。后来,张某和白某如期举行了结婚仪式。但张某在与白某结婚后的第三天就回了娘家。直到张某生孩子前,白某才把她接回。孩子出生仅18天,张某就又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男方的家庭生活比较困难,负担比较重。男方为了给女方15万元的彩礼,从林某处借了5万元,从白某的二姨处借了3万元、三姨处借了2万元。男方举办婚礼时,不仅租赁了婚车,办酒席还花了52600元。
      白某(男方)向南皮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某女方返还婚约财产。
      一审:鉴于典礼后共同生活,法院判决返还70%
      女方主张,15万元系赔偿款,不是彩礼款;要求女方返还办理婚事的费用2万元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一审认为,白某与张某双方订立婚约期间,彩礼由女方母亲詹某接收的事实应予认定。张某、詹某主张该款系赔偿款,不是彩礼款,结合本案案情及证人证言,应认定该款系彩礼款。白某主张,举办婚礼办酒席花费了52600元及婚车租赁产生了一定的费用,要求女方返还2万元。因白某支出的举办婚礼办酒席及婚车的费用并非女方接收的彩礼,故该要求于法无据,依法不予支持。婚约解除后,女方对接收的彩礼款依法应予返还。鉴于双方已同居生活,对接收的彩礼款15万元按照70%予以返还。
      一审缺席判决:张某返还白某彩礼款10.5万元。
      二审:共同生活并生育一女,终审改判返还50%
      女方张某不服,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称:张某被白某玷污,出于脸面问题,不得已才答应了婚事,并于2014年年底生育一女孩白某某。张某生育孩子后,因遭到白家人的虐待,才不得不回到娘家进行调养医治,男方白某应赔偿其医疗费;应当按照50%的比例来返还彩礼款。
      白某答辩称:张某认为是赔偿款,不是彩礼。又主张按50%返还,还表述被强迫、诱骗等,不能自圆其说,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请求。
      二审认为,张某对收受男方15万元的事实没有异议。张某认为该款系因受到白某玷污的赔偿款,但也承认其已经同意与白某办理结婚仪式。所以,一审判决认定张某一方收受白某15万元为彩礼并无不妥。张某主张该款为赔偿款而不应返还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但是,一审判决在酌定彩礼返还比例时,只叙述了“鉴于双方已同居生活”因素,而未把张某同居期间生下一女的因素考虑在内。二审法院综合以上所有因素,酌定张某应返还彩礼款比例为50%为宜,即:7.5万元。此外,张某关于白某应赔偿其医疗费及无权处分其个人财产的诉求,非二审法院直接审理的范畴,本院不予审理。
      二审判决,变更一审判决书第(一)项为:张某、詹某返还白某彩礼款7.5万元。
      提醒:彩礼不能保障婚姻, 非婚子女理应照顾
      对结婚登记前或者婚礼前的性行为,如果系男女双方自愿发生,且不违反法律规定的,虽然违反社会道德和习俗,但是并非男方的一方责任,自然也谈不上男方负有巨额金钱的赔偿责任。如果系男方非法性侵女方,女方索要巨额赔偿显然轻纵了男方,应根据刑事法律规定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男方的刑事责任。在本案中,对女方所谓15万元的赔偿款主张,结合案件相关事实,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对婚礼费用是否应由提出分手的女方分担或者赔偿,人民法院对此不予支持。造成离婚或者同居分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国婚姻法律规范也未规定,婚礼费用由离婚过错方或提出同居分手的一方分担或者赔偿。本案中,男方基于所谓恢复到未结婚前原状的朴素想法,主张女方赔偿婚礼费用,显然不会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
      高额彩礼通常给男方父母造成一定的经济压力,甚至导致生活困难。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和该条第二款的规定,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离婚时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男女双方未登记而同居,不存在离婚的可能。但是,“给付人”男方父母可以参照该规定,向女方主张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
      非婚生子女同样受法律保护。婚姻法第25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本案中,二审法院以存在非婚子女为由予以改判,符合案件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