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网约工 在自由与规则间游走

     

    ■“网约工”骑行在路上为客人送货  本报记者郑荣玺摄

     

      想找专车代驾、家政保洁、跑腿的送货员、上门厨师等服务人员,不难,只需打开手机或电脑,搜索、浏览网络服务平台,按图索骥找到自己需要的服务,支付给平台相应费用,相关人员就会上门提供服务。
      “互联网+”时代,网络服务平台日渐成为人们寻求便利服务的新选择。而这种借助“网联网+”出现的“平台+个人”新型用工模式也频繁走入人们视野。其从业人员一般称之为“网约工”,“网约工”通过平台与客户建立联系并提供劳动服务,从而获得劳动报酬。与传统的“企业+劳动者”的用工模式不同,“网约工”因其与网络服务平台松散的合作关系,而游走于自由与规则之间……

      ■“网约工”提供实惠与便捷的服务

      与“网约工”打交道,石家庄市民李焕义已经是第三次了,9月23日上午9时,“网约工”王师傅和安师傅按照约定时间上门,为李焕义家擦洗油烟机及做厨房地面保洁,三小时后,所有服务结束,厨房看上去焕然一新,李焕义很满意。这次保洁服务,他只花费了80元钱,比之前找保洁公司上门服务便宜了40元。
      李焕义告诉记者,最初与“网约工”打交道,是今年春节前,他想找保洁员把家里窗户擦一擦,找了几家保洁公司,报价均为200元左右,他感觉价格偏高。于是浏览赶集网、58同城等网站,发现里面有专门提供本地生活服务的内容,经过比较问价,最后他通过赶集网找到合适的保洁员,保洁价格只需150元,且干活质量不错。此后,李焕义的家庭保洁就偏爱上了“网约工”,在网上找好,一个电话就能办妥。
      而80后职工陈骁这几天也在频繁联系“网约工”,他是石家庄本地人,家里亲戚朋友多,快到中秋节了,他购买了很多月饼、水果等礼品打算送亲朋。可他工作很忙,无暇亲自去送,于是,他借助美团网的跑腿代购服务,让别人帮他把礼物送过去,虽然跑腿费花费了70多元,但他觉得“挺值”,“跑腿员上门取件,然后依照规定时间送达指定地点,我只需给亲朋打个电话告知一声即可。节省了我的时间,还不耽误工作。”陈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即使他有闲暇时间能亲自带着礼物看望亲友,开车去六个亲戚家,至少需要占用四天时间,亲戚家分布在城市各个区域,仅油费至少需要60多元,还不算无价的时间成本。算来算去,还是找人跑腿代送实惠快捷。他说,“身边很多朋友和我一样,需要打车、叫外卖、代买商品等生活服务时,都会通过网络服务平台借助”网约工“来实现。‘网约工’似乎已经在生活中不可或缺。”

      ■“网约工”在享受自由的同时渴望合法权益受保护

      越来越多的“网约工”出现在社会中,给予着人们各式各样的生活服务。“网约工”作为一个新兴行当,其内里有着怎样的乾坤,他们的劳动用工关系与传统的企业职工有何不同,记者做了详细采访。
      王强(化名)是一家知名网站服务平台的“网约工”,从事跑腿代购的服务工作。他说,成为“网约工”非常简单,只要下载相关网站的手机APP,实名申请注册即可。无需押金,也无底薪。网站接单后,会第一时间发布在平台上, “网约工”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抢单。以他所干的跑腿代购工作为例,该工作为24小时不间断服务,“网约工”每送一单就会有提成,提成多少与送达物品的距离长短有关,距离越长,提成越多。一单从桥西区城角街送到长安区健康路,重量不超过5公斤的生鲜食品,完成送递业务后,“网约工”可提成10元。每名‘网约工’一次最多能抢6单。送得快、工作时间长的“网约工”,一天能挣200多元。"
      王强告诉记者,他们与网络平台之间不签劳动用工合同,大家只是借助平台资源自己挣辛苦钱,而平台也从中获得服务中介费用。可以说,两者是相互依赖的关系。所以,五险一金等基本保障对“网约工”而言就是奢望。但平台每天为他们缴纳2元意外伤害险,保费由“网约工”自行支付,每天接到第一单后,平台会自动从他们个人账户中扣除保费。这种意外险只能在住院时才能使用,有一次,同事小赵送货路上摔伤了,膝盖擦破了,去医院诊治花了200多元,因为是门诊治疗,所以全是自掏腰包,意外险一点儿也没派上用场。
      王强说,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做“网约工”,是因为这个工作最大的优势是自由度大,时间可自由支配,哪天干哪天歇,也是自己说了算。他坦言自己做“网约工”也是看上了时间自由。如今干了三个月,他每月收入可达四五千元。虽然工资养家糊口尚可,但王强内心缺乏“安全感”,“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基本保障,我们都是靠身体健壮体力充沛在工作。一旦生病不能继续送货了,我们能依靠谁?或者送货路上出现车祸等意外情况,网络服务平台会为我们维权吗,我们的权益受损时,我们的正当权益该向谁追讨。这些,都是‘网约工’不可回避却无从解决的难题。所以,我一边辛勤工作,一边困惑不断”。

      ■网约工劳动关系亟待厘清

      王强的困惑,代表着“网约工”群体的心声。“互联网+”时代,在如何保证行业和劳动者利益的前提下,理顺他们的权利义务关系应该成为社会关注的新课题。
      去年,7名厨师起诉“好厨师”软件平台所属的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索赔,这个被称为“网约工劳动争议第一案”的案件曾备受关注,但7人的诉求在仲裁中没有获得支持。无法确定的劳动关系,成为制约网约工维权的一个重要因素。河北标致律师事务所翟跃鹏律师说道,双方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应符合以下三个条件:第一,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第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第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但大部分网约工是不符合该条件的,也就是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关系网应当具备的条件,他们不受用人单位管理与约束劳动时间、地点、劳动量、以及是否劳动均不受用人单位约束,他们与用人单位并非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而是双方处于平等地位,大多数还是用人单位向网约工提供中介服务。这种情况便不能认定为劳动关系。如果不能认定为劳动关系,单位即没有义务为网约工缴纳社会保险。
      如何解决网约工遭遇的这种窘境,翟律师认为可通过三种方式解决。首先,网约工可与网络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来确定双方的劳动关系;其次,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为自己缴纳社会保险;再次,既然网约工是在“互联网+”时代催生的新兴职业,而且从业人员可能会越来越多,那么,国家有关部门就应该注意到这种劳动力现象,颁布实施有关政策,特别是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来保护网约工的相关权利。只有多管齐下,才能真正不让“网约工”的权益受损。
      ■本报记者魏伟

    • 责任编辑:
    • 编辑:董 洁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