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大咖云集!畅谈数字经济如何引领未来

     

        2017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峰会现场,马化腾作主旨演讲。  记者史晟全摄

     

        阅读提示

     

        11月23日,2017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峰会在石家庄举行。围绕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国内外数字经济领域知名专家学者和知名企业家展开了讨论。

     

        与会人士认为,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数字经济未来将成为中国领先全球、率先打开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门的“钥匙”。

     

        发展数字经济,将催生新业态、重塑创新链、重构产业链。对河北而言,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能够推动河北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将催生更多新业态

     

        “五年前,城市化的发展赋予了我们对出行更高的要求。然而,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城市始终面临着打车难、出行难、买车难等一系列问题。”11月23日,滴滴出行高级副总裁张星萍在分享数字经济经验时,回顾了滴滴出行的诞生历程,“互联网连接起了人、商品和信息,但是所有的交通工具却还都处于离线状态,正是基于这样的市场空白和用户需求,滴滴出行应运而生。”

     

        互联网飞速发展催生的众多新事物新业态已经逐渐为大众接受并熟悉,但提出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数字经济概念并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却是最近两年的事情。2016年,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通过了《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2017年,数字经济的提法出现在总理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这为我们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提供了重要遵循。

     

        对这一点,参会的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格外重视。他认为,数字经济是“互联网+”产生的结果,是一种新型的经济业态,有很多的想象空间。

     

        马化腾说,党的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时代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提出了新的要求。站在世界的舞台上,中国数字经济将有很大的机会引领世界数字化的发展。他甚至预测,数字经济将成为中国领先全球、率先打开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门的“钥匙”。

     

        SAP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李强则列举了这样一组数据:1999年财富500强的上榜企业,到今天已经有50%的企业消失了,预计2025年还会有40%的上榜企业不复存在。

     

        “是什么造成这么大的变化,让一些位列财富500强的企业平均寿命只有十几年?”李强认为,除了市场的变化,最重要的改变因素是科技的转型,尤其是数字经济催生的全新经济业态冲击。

     

        国内数据也印证了这样的变化。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指出,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2.6万亿元,同比增长18.9%,占GDP比重达到30.3%,对GDP的贡献已达到69.9%,接近甚至超越了某些发达国家的水平。

     

        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的两大核心。通过大数据、智能化、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等路径,数据正在被发展成全新产业。

     

        如今,我国移动支付等创新产品的应用,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成功案例。巨大的市场和技术创新,将为中国孕育更多的领先企业和商业模式。

     

        青岛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副总裁刘云飞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在河北成立了多家公司,涉足新能源汽车、智能充电领域。针对城市出行新需求,该公司还在积极谋划发展共享汽车业务。“数字经济催生的将是更多新业态,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刘云飞说。

     

        让创新汇聚技术与模式

     

        “微软在最近十年以内经历了转型,不再是大家所熟悉的那个以软件许可、维护知识产权为主的公司,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智能云加AI全方位发展的新型公司。”微软全球高级副总裁陈实表示,数字经济的发展势不可挡,他预计2020年整个世界经济25%将来自于数字化。

     

        作为信息技术时代全球创新企业的“鼻祖”,微软正在积极拥抱数字时代新变革。在陈实看来,创新是企业生存的根本动力,“五年前变化会带来风险,现在不变会带来风险。”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陈实认为,以创新为核心的数字化转型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有效途径。从国际竞争力的提高,到全面创新的发展,在“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下,中国经济数字转型拥有非常好的环境。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在演讲中提出,中国过去20年形成了创新驱动的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利用体制、人口等红利,在航母、大飞机、高铁这样的大型工程上推进创新。另一种则是借助大平台模式,如巨大的电子商务平台、移动支付平台和物流平台将用户和工程师连接起来,创新可以在平台基础上轻松实现。

     

        与会人士认为,这样的创新,将使创新的灵感来源更多,使创新的成本更低,创新的成果转化更快,创新效率更高。

     

        刘松表示,在硅谷,创业公司70%都是技术驱动,但是在中国,基本上95%是依靠商业模式驱动。而数字经济让中国的创新可以汇聚技术与模式。

     

        张星萍介绍,滴滴出行正在积极开展与城市交通管理者的合作,以大数据分析能力参与智慧城市、智慧交通体系建设。“这个体系既有滴滴出行的核心大数据、高科技技术基础,又能很好地结合当地城市的交通大数据、路网特点,以及本地公众出行的特征等,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智慧信号灯、智慧交通诱导屏的建设。”张星萍说。

     

        “每一个消费者都可以把自己的钱从一个银行转到另一个银行,但是我们却不能够把在一个平台上留存的数据转移到另一个平台。”正品溯源CEO范释元在信息产业中深耕多年,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些数据不能流动的痛点,他才在2016年创业做了一个个人的数据银行。

     

        这些数据来源于各大平台,他希望通过对数据的整合使用,帮助消费者个人的数据自由流动起来,用AI技术来帮助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作智能决策。

     

        数字化制造重塑产业链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在第一、第二产业相对滞后,而在第三产业发展较为超前:2016年服务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比重平均值为29.6%,工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比重平均值为17.0%,农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比重平均值为6.2%。”在本次峰会上,中国电子商会秘书长彭李辉认为,第一、第二产业数字经济的发展,将有巨大空间。

     

        实际上,让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更好融合,尤其是推进传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是与会嘉宾共同关注的内容。

     

        马化腾表示,数字经济发展要适应产业转型新阶段,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企业,都要挖掘自己的创新潜能,探索和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推进企业的发展。一家企业科技属性的强弱,决定了未来竞争力的大小。

     

        他表示,河北省数字经济发展的巨大动力,来源于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的加速融合。马化腾基于腾讯统计的数据介绍说,今年前几个月,河北省数字经济中增速最快的三个行业是医疗、教育和大文化产业,这三个产业也是在数字经济中占比最大、带动河北省数字经济整体发展的“火车头”。

     

        李强则明确表示,在数字技术推动之下,未来传统制造业将逐渐向大规模定制、制造向服务转型和分布式制造这三个趋势转型,河北是一个工业大省,这些趋势对河北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比如大规模定制,是指在成本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之下,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他以哈雷摩托为例解释称,哈雷对生产车间进行了自动化改进,大规模使用机器人,构建了柔性的生产车间,一条生产线能够生产不同的摩托车车型,工厂面积由于智能化改造从16万平方米缩减到了6万平方米,员工数量缩减了30%,因此节约的成本非常惊人。

     

        而制造向服务的转型,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更是一个颠覆性的理念。

     

        李强解释说,制造向服务的转型意味着,制造业企业不再依靠出售产品营利,企业提供的产品本身可能是免费的,但要根据产品使用的效率、使用量进行计费,参与产品的运营。

     

        “今天的科技帮我们做到了这一点,物联网、云计算让我们可以实时了解产品运行的数据,我们用这些数据指导研发,改进产品的质量。”李强说。

     

        更能体现数字经济对产业链重塑的趋势是分布式制造。李强介绍说,传统的集中式制造以机械加工工艺为主,把所有的零部件从一地运到另一地装配生产,周期很长,物流成本非常高。分布式制造依托3D打印技术,把工厂建在靠近需求的地方,就近生产,或依托众包技术本地化生产。

     

        “这样的转型是惊人的,相当于重塑了我们的产业链。”李强表示,正在做转型的中国制造,一定要准备好进入数字化制造的未来世界。  (记者袁伟华)

     

        相关阅读:

     

        什么是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并不是今天才有的概念。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入选全球最具影响力50位思想家的美国经济学家唐·塔普斯科特就出版了一本名为《数字经济》的著作。上世纪90年代是数字技术发展的高潮,随着曼纽尔·卡斯特的《信息时代:经济、社会与文化》、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等著作的出版和畅销,数字经济理念在全世界流行开来。

     

        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对数字经济的定义是: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记者袁伟华)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