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河北新闻 >正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7)“国际庄”工业化的最初底色

发布时间:2021-07-30 09:03: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华药、国棉一厂……这些始建于“一五”时期的重要工厂在为我国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奠定基础的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石家庄这座城市

  党史摘要

  我国从1951年着手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从1953年开始,经济建设工作有计划地在全国展开……五年间工业生产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旧中国的一百年。新中国迅速从废墟上站起,为我国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奠定了基础,为社会主义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中国共产党简史》第五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 175-176页

    

  ■华北制药厂淀粉分厂外景

  如果说京汉铁路和正太铁路的建设是石家庄近代发展的第一个转折点,那么“一五”期间前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中的制药厂和棉纺厂的落户,就是石家庄腾飞的第二次大转折——在新中国搭建最初的工业体系“龙骨”时,石家庄欣逢其时。这座华北大地的城市因铁路而起,又随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而腾飞。

  1953年,华北制药厂开始筹建,1958年全部建成投产。石家庄第一棉纺织厂1954年建成投产。随后,几代石家庄人熟知的棉二、棉三、棉四、棉五……这些棉纺厂也在几年间陆续投产。这几个大项目的落地,在随后的几十年间,深深地影响了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给石家庄这座新兴城市成长为全国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和医药工业基地打下了基础,也给石家庄变身为“国际庄”打下了最初的底色。

  六十多年来,这几座工厂仍继续以它们独特的方式,影响和改变着这座城市的气质。  

 

  ■1957年6月18日,华北制药厂欢送前苏联淀粉生产专家返苏合影

  ■寻访记者:张莉慧

  1.“共和国医药长子” 在庄里落户

  复古的俄式建筑,高耸的淀粉塔,宽阔的和平东路……仲春时节,走进位于省会和平路路北的华北制药康欣有限公司,72米高的玉米机械化仓库工作塔静静矗立,塔下花圃里几棵粗壮的法桐静谧无言。两条伸向远方的铁道专用线,曾将来自周边县市的玉米源源不断地运送到这里,储存并加工。而今,昔日繁忙的铁轨两旁已经荒草丛生,与四周的寂静融合在一起。

  站在塔底望向塔尖,它的身姿依然雄伟。遥想在20世纪50年代,这座相当于现在24层高楼的地标式建筑,在一片沃野之上鹤立鸡群,惊艳了许多人的目光。这里曾是亚洲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厂,是新中国制药工业的摇篮,它培育出了新中国第一株青霉素菌种,彻底结束了中国青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被称为“共和国的医药长子”……

  华药的历史始于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历史的眼光回溯,正是“一五”期间前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为中心的工业建设,使我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前进了一大步。这156个大型重点项目中,华北制药厂就占了两个——抗生素厂和淀粉厂。1953年,华北制药厂作为“一五”计划重点项目紧急上马。其中,由前苏联援建的抗生素厂、淀粉厂与由前民主德国引进的药用玻璃厂共同组成华北制药厂。

  “在那个困难的年代,国家为华药投资了7000余万元,用举全国之力形容华药的建厂,一点也不为过。”后来担任华北制药副总工程师的刘剑章回忆。

  当年,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名技术人员、管理干部、大中专优秀毕业生组成了“豪华”的创业阵容。从北京医学院毕业,刘剑章就和其他几位同学一起被推荐到抗生素厂筹备处,“很多同学都羡慕我们,能被选中参与国家重点项目建设,那是无上的光荣。”

  1958年6月3日,第一批青霉素正式下线。华药青霉素的下线,迅速带动了青霉素的普及和降价。没多久,曾售价数倍于黄金的青霉素,就降为几毛钱一支。中国就此告别了青霉素严重依赖进口的尴尬局面。

  1953年8月29日,清晨6时,河北省,石家庄。

  时任山东新华药厂生产科科员的刘太元和同事黄克纮工程师一道,从当时石家庄的“城市地标”大石桥附近的一间旅社出发,自西沿沧石公路(今中山路附近)一路东行。

  ■1958年1月15日,华北制药厂青霉素开工生产时,张亮(右1)、沈万山(右3)、陈博君(右8)、齐谋甲(右5)等同志同前苏联专家、总工艺师瓦尔达尼娅专家康脱拉捷也夫等在青霉素发酵车间合影

  路旁只有两排稀疏低矮的店铺,仅有的一栋楼房是路北石家庄日报社原址的两层小楼,再往远看,尽是茂密的玉米地、棉花地。快到北宋村西时,他们转而往北,走到现在和平路附近的位置。向西望去,国棉一厂的建筑工地正热火朝天,北面不远是石德铁路,东面是一块洼地。望着脚下平坦、开阔而肥沃的土地,他们认定这里“很好很合适”。

  2021年3月20日,离休后随子女移居深圳安享晚年的华药原经济师刘太元坐在家中,再次回忆起68年前那个夏日的清晨,94岁高龄的老人依然感慨万千,那个清早他驻足的那片土地,就是后来华药的厂址所在。而那一天的“探索之旅”,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不仅改变了一个城市的发展轨迹,也改变了包括他自己在内成千上万普通人的人生际遇。

  1953年4月21日,刘太元随同该厂厂长袁荣被抽调到轻工业部参加抗生素厂筹建。他们的任务是:为由苏联援建的抗生素厂、淀粉厂选择厂址,并收集汇编基础资料。

  在一系列调研的基础上,佳木斯、哈尔滨、齐齐哈尔、太原、石家庄、邯郸、西安、成都等厂址候选地被提出来了。

  “石家庄地处华北粮仓,地下水资源丰富,又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更为关键的是,它在候选城市中距首都最近,科技交流和咨询都很方便。”就这样,建城历史最短、最不起眼但综合条件最好的石家庄,成为了首选方案。

  刘太元他们回到北京后,将厚厚几本厂址调查报告经轻工业部报送国家计委。

  1953年11月,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正式同意在石家庄市东郊建厂。

  当时只有20岁的宋珍,不顾家人的反对,离开了上海,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她说:“我是学化学机械专业的,华药在‘一五’计划156项重点建设项目里面,我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就这样,怀揣着梦想和希望,宋珍和她的同学们背着简单的行囊来到了几千里之外的石家庄。

  1956年,复旦大学生物系微生物专业毕业的陶静之,结束了在上海三药两年的实习,一回石家庄便投入到青霉素的选种工作中……

  来自五湖四海的精兵强将、技术骨干,加上一批大中专优秀毕业生,在新中国最大的制药厂冲锋陷阵,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难题,让一个个“不可能”变为了现实。而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也以自己一生的付出改变着城市的气质。这是随他们一起成长的城市,是一座新兴的移民城市,因年轻而朝气蓬勃、包容宽厚。

  ■华北制药厂高级工程师陶静之(右二)及技术人员和前苏联专家一起研究青霉素菌种选育

  2.飞梭走线建起的“纺织基地”

  从华药沿和平路向西不到2公里,一片低矮的厂区在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映衬下,显得有些简陋。正对厂大门的一幢二层办公楼依稀还能看出俄式建筑的风格。斑驳的外墙和陈旧的厂房仿佛在诉说着她经历过的辉煌、落寞、拼搏的历史——这里曾是响当当的石家庄第一棉纺织厂。

  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从石家庄棉纺厂里生产出来的纱、布面向全国出售,产量仅次于上海、天津,居全国第三,畅销海外。它见证了石家庄轻工业发展的奇迹,承载了半个多世纪的辉煌与荣耀。

  时至今日,上了年纪的“老石家庄人”路过这里时,看到当年棉纺织厂的大门还会感慨万千。

  同样作为“一五”时期的重点建设项目,石家庄市棉一到棉五几大棉纺厂的建成投产,则赋予了石家庄另外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纺织基地。

  让我们把时光的镜头拉回到1954年。那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石家庄和平路与建设北大街交叉口东北角,一阵鞭炮声中,职工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庆祝自己的新工厂——石家庄第一棉纺织厂正式投入生产。棉一从破土动工到建成投产,仅用一年的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两个月,是“一五”期间国家纺织企业建设高速度、高质量的典范。

  在随后几年的日子里,棉二、一印、棉三、棉四,从西到东一字排开相继建成。这里成为石家庄当时最具规模的工业和生活聚集区,直到今天人们还习惯把这一片统称为“纺织大院”。

  到“一五”期末的1957年,石家庄市7个大型棉纺织企业共拥有棉纺锭462420枚、织布机14964台。由于建设质量好,生产正常,投资回收也比较快。几大纺织企业投产后,都是一年半左右实现的利税就可偿还国家的投资。石家庄乃至华北地区的棉纺工业由此肇基。

  “当年,这里可真是红火呀!”今年81岁的李淑英是棉一的退休职工,从17岁招工进厂,在棉一干了近40年。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成长为先进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回想当年厂里的繁荣景象,李淑英至今依然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1958年,初中毕业的李淑英,经过体检、面试层层选拔,进厂成为细纱车间的挡车工。能够被招进棉纺厂工作,在当时是件让人自豪的事儿,出门遇见熟人说起来,对方的反应几乎都一样,“纺织厂好呀,工资高!”

  那时,厂里还特意从日本、瑞士等国引进无梭织机等先进设备,工人最多时达六七千人,上下班时,工厂内外人潮涌动,就像是赶庙会似的。

  企业红火,职工自然首先受益。20世纪70年代,棉一的纺织女工最高每月工资65元。李淑英那时候年年都是厂先进,每月奖金都是一等奖,工资全发下来五十多块钱。一次去市里开会,一个市领导跟她们开玩笑说:“你们这些黄毛丫头凭啥呀,工资竟然比我们市长都高!”

  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国企在计划经济中占据的优势逐渐消退,在多种因素影响下背负着沉重包袱的国有大厂效益日渐下滑。曾几何时,蜚声海内外的石家庄纺织业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慢慢地淡出石家庄支柱产业行列。

  为了使国有老企业焕发新活力,让老产业重振雄风,石家庄常山纺织集团应运而生。2000年7月,常山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其所属的棉一、棉二、棉三、棉四和棉五等5家分公司陆续搬迁至占地1500亩的河北省重点产业支撑项目——正定常山纺织工业园区。新园区建成投产后,实现了高附加值功能型产品的订单化生产。同时园区在差别化、多组分、功能性纤维织物的研发生产方面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

  “纺织大院”见证了石家庄纺织工业的奇迹,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数以万计的纺织女工在飞速运转的纺织机前勤勤恳恳、飞梭走线,用自己的青春和劳动创造了石家庄工业史上的奇迹。与那些有着悠久商业传统的地方比,石家庄人的身上可能更多地沾染着纺织女工的气质——做事勤勉,认真。

  ■河北省劳模、棉二布机挡车工田益兰(右二)在车间里指导徒弟操作

  3.被大工厂改变了的城市

  站在今天回望70年前,你会发现,我们经历的故事正是中华民族从农业国向工业国迈进的历史进程。我们居住的城市,我们经历的人生,我们浸润其中的文化……无不被这一伟大的进程所深深改变。

  工厂发展改变了城市,城市的繁荣又改变着市民的命运,塑造着城市的独特文化。

  华药和几个棉纺织厂的落户从空间上改变了石家庄这座城市的布局,石家庄市区正是从那时起开始迅速向东延伸。当时的几大项目最终全部选在了桥东,即:四个纺织厂和印染厂沿和平路北自西向东一字排列,华药在最东侧,跨和平路南北,专为其两个项目配套的动力厂(同在156项工程之列)则在更北面,由此形成规模较大的新兴工业区。

  石家庄也正是由此从重要的交通枢纽、战略重镇和小范围的地区商业中心,一跃而成为新兴工业城市。资料显示:到1957年底,全市工业企业已达277家,工业总产值由1952年的1.6亿元增加到4.2亿元;人口也由1952年底的19万人(含矿区、郊区)增至37万余人,增长了近一倍。

  华药也为石家庄带来了明显的产业集聚效应。很长一段时间里,制药业都是石家庄市的主导产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而华药抗生素原料药生产基地的性质,也使石家庄这个城市,在全国制药行业占有龙头地位。历史上,石家庄第一制药厂、第二制药厂、第三制药厂、第四制药厂、第五制药厂等若干本地制药企业,都与华药有很深的渊源,其中的部分企业后来成为了以“做好药,为中国”为口号的本地另一家特大型制药企业——石家庄制药集团的组成部分。

   

  ■纺织厂女工在作业

  “一五”期间落户的企业对石家庄城市文化的影响也显而易见。

  到1958年底,华药职工总数达到5800人,加上四大棉纺厂带来的大量来自天津、上海等地的产业工人,石家庄的人口结构为之一变。

  “华药援建工作人员的三大主要来源是山东新华制药厂、沈阳东北制药总厂和上海第三制药厂,加上投产前接收的大批复转军人和就近招收的新工人,我们那时候真是来自五湖四海,和今天的深圳很像。”刘太元回忆说。

  当年与华药厂房一起兴建的,还有职工宿舍、食堂、医院、俱乐部、幼儿园、托儿所。华药生活区从一区排到了八区,在石家庄市区的版图上,这真是不小的一片区域。或许每一个石家庄人,身边都有几个“华药人”,华药的基因,已经融入到石家庄这座城市的血液里。

  虽然第一代华药职工来自全国各地,但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就像一个大家庭。他们有的在厂里相识相恋,成为一生的伴侣,有的则从业务上的好伙伴变成生活中的挚友。

  到了“华药二代”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父辈们天南海北的口音,都是一水儿的普通话,他们出生在华药,成长在华药,长大又接了父母的班,成为新一代的华药职工。

  为华药建设生产付出毕生精力,将自己的生命都融入华药的宋珍,也经历了退休、返聘、再退休,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余热,见证着华药六十余载的激情岁月。

  2010年,在宋珍老俩口的见证下,他们大学毕业的外孙女拒绝了多家单位的邀请,选择了在“新华药”贡献自己的青春。

  时至今日,石家庄仍是一个以普通话而非本地方言为通行口音的省会城市。在这里,数以百万计建设者的后代以普通话为母语——这一点,同样和深圳颇为相似。

  “作为一个移民城市,石家庄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城市文化——包容。”原石家庄市地方志办公室编辑、史志专家苟志俊如此评价。

  2008年华药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9年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按照石家庄市政府的规划设想,华药及棉一厂区的老建筑,将予以保护和再利用。其中棉一办公楼保护改造为纺织博物馆,利用大联产车间、棉库工业遗留建筑发展创意文化产业园,同时规划形成沿和平路长400米、宽60米,占地38亩的纺织文化公园。华药厂区的淀粉塔、玉米仓旧址上将建设一个医药工业博物馆。和平路沿线将形成工业文化特色展示带。

  在相伴一个甲子之后,这几座工厂将继续以它独特的方式,融入这座城市的历史……

  (历史资料图片提供 李倩)

1
编辑:李飞  责任编辑:王红润  审核:王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