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B版:寻访河北大工匠 上一版3
弧光闪耀“焊”出精彩人生
      
 
8B  
      
2020年03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弧光闪耀“焊”出精彩人生
——记廊坊中建机械有限公司起重机标准节、吊臂焊接班长梁兴钢
稿件来源:河北工人报  作者:
■梁兴钢测量塔吊下支座的焊接精度
■梁兴钢检查塔吊标准节焊缝
■梁兴钢观察工友焊接作业
■梁兴钢和工友们在一起,梁兴钢从事焊接工作十几年,过硬的技术使他在工友中非常有威信

    人物速写

    1米7的个头,平头圆脸,常年穿着工装,16年焊水生活砥砺,身材壮实,肤色黝黑。这是梁兴钢给人的第一印象。

    开口说话,略带河南方言的口音。他总是在强调,这些活儿都是大伙儿一块做的,自己没啥特殊的贡献,就是一个电焊工。

    采访时,他花了一个晚上时间,自己写了1718个字的个人材料。这个活儿,用梁兴钢的话说,可是费了劲了。“本身咱文化程度就不高,打毕了业,还是头一回写这么多字儿。”梁兴钢客气地说,“怕写不好,就翻看了几期《河北工人报》其他大工匠的报道。照猫画虎,把自己这些年有感觉的事儿都写了出来,比较零散,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了。”他认真的态度让记者钦佩。也或许,正是他这种对待每件事都认真的态度,才成就了他的工匠生涯吧。

    1

    18岁男孩儿为省焊条钱

    每顿饭只吃5角钱

    1985年12月,梁兴钢出生在河南省伊川县葛寨乡梁沟村。地处豫西浅山丘陵区的梁家一直以种地为生,此时的家庭生活条件并不好,“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老人身体情况不太好,日子过得紧巴巴。每年收成靠天收获,雨量均匀还有点收成,雨量不均辛辛苦苦一年,也没有收成,甚至化肥,种子也搭进去。”梁兴钢回忆说。

    应了那句老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2003年初中毕业后,梁兴钢决定不再上学了,赶紧挣钱。这一年梁兴钢刚好18岁,

    “成年了,不能总朝父母伸手要钱,何况家里也没有多少余钱儿。但当时我也不知道干啥,只是听说当焊工工资会高点,比卖苦力有前途。”抱着这个念头,梁兴钢选择了洛阳市技校,学习焊接与热切割作业专业。

    进了校门后,每周回家都让梁兴钢有点难为情。“回了家帮父母干点农活,可返校时需要带上一周的生活费。有好几次因刚交完一千多元的学费,家里没有钱可拿。父母平时忙完农活儿,在丘陵碎石里扒些蝎子,卖点钱补贴我的生活费。”梁兴钢回忆道。

    就这样,梁兴钢熬到了学习实践课。“实践老师说,电弧焊技术好不好,主要靠手臂的稳定性。运条均匀,角度控制,电流调接。”梁兴钢说,“练习手臂稳定性最经济实惠的方法,就是用石笔在地面上划一条直线,右手拿一块砖头,在直线上摆动行走。砖头底部与直线要一直保持3毫米距离,一天多次练习,每次20多分钟。”

    然而,没过多久,梁兴钢又面临一个难题——学校每人每天提供2根直径3.2毫米的普通焊条。但两根焊条远远不够用,要想多练习,尽快掌握电焊技术,通过毕业考试,就要提前做好买焊条的准备。

    就这样,梁兴钢再次面临缺钱的窘境。“不能再向家里要钱了,从生活费中挤出来。我算了一下,正常一天生活费:早上1元,10个水煎包,稀饭免费;中午1.7元一碗面,晚上同样是水煎包,一天需要3.7元生活费。节省到一日三餐都是5角5个水煎包,这样一天可省出2.2元的焊条钱。”梁兴钢回忆,“2003年那会儿,一包10斤重的3.2毫米焊条是14元,有144根。就这样,很快1包焊条钱就省出来了。”

    或许是心急毕业,没多久梁兴钢被弧光打眼了。“凌晨的时候,总感觉眼睛进沙子了,双眼睁不开。找同学帮忙,弄了个凉毛巾敷在眼上。没想到过了一天,眼眯成一条缝了,全是红血丝,一打听才知道是弧光烧伤。”梁兴钢说,“这还不算完,第3天,脸上开始起皮、掉皮。好像寒风皴皮一样。”

    即使这样,梁兴钢还是坚持在每天半饥半饱的状态下,抓紧每一分钟练习。弧光焊花混合着汗水,梁兴钢双手筋骨虬张,焊接技艺也逐渐成熟。最终以理论79分,实践92分的成绩毕业,成为一名初级焊工。

    2

    31岁电焊工每天焊接5650米焊丝抢工期

    成为一名合格的初级焊工后,梁兴钢迫不及待地走上工作岗位。历经辗转,梁兴钢走进廊坊中建机械有限公司,担任起重机标准节、吊臂焊接班长。

    “目前国内生产的最高的起重机臂长75米,吊重2.6吨。一台起重机塔机,大小部件几十种,若具体到各种型材将近2000种。黄豆大的铆钉得要五六十个,12米长一吨多的角钢也要40多根。连接这些部件的上万道焊缝,都需要我们一点一点焊接成型。”梁兴钢说,“作为特重作业设备,起重机械对焊接要求非常严格,容不得丝毫马虎。”

    的确,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建筑工业化、智能化进程不断加快。在距离中国1.4万公里的吉布提港口,维和部队使用的拼装式箱式房投入使用;在澳大利亚,QTD5522塔式起重机首次申请并顺利通过澳洲塔吊注册,取得《塔吊设计注册证书》;在毛里求斯圣皮埃尔科特多沃综合体育中心项目,中建机械自主研发的QTP7020塔式起重机顺利完成安装验收……

    如今,在“一带一路”众多超级工程中,已经离不开中国工程机械产品。而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工程机械市场却是“洋品牌”的天下。对于这种变化,梁兴钢感同身受,因为他们既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2016年9月,廊坊中建机械有限公司接到海外加急订单——订购QTZ3030塔机一台,该塔机独立高度51.7米,最大附着高度231.7米,最大吊重12吨,臂长70米,臂尖吊重3吨。客户对制作工艺、质量提出了严格标准:焊接公差不能超过0.16毫米,每条重要焊缝要探伤检验,焊接前还要将钢材中水分析出,提高焊缝焊接质量。

    塔机标准节生产的任务落到了梁兴钢等人头上。“当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们都准备下班了。接到公司通知时,我们大概算了一下,目前每天可以生产5个标准节,按这进度是不可能按时交货的,每天必须加班再做3节。”

    一个标准节的工作量有多大?梁兴钢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资料图片。一边找一边“道歉”,“抱歉啊,我这手机千余张图片都是工程图片,我找找,很快。”梁兴钢说,“每节标准节分别由A片、B片、C片、D片组成一节,组装成的标准节是一个2米长、2米宽、3米高的方壳。而且每节标准节需要加装平台。这就意味着,每节标准节加装平台,我们要焊496条焊缝,焊缝长57.84米。”

    “为了保证焊接质量,焊接前还要用焊枪烤钢材,直到钢材表面渗出水分才行。每次烤完,钢材摸着直烫手。”梁兴钢说,“不仅如此,焊接有时全凭记忆,根据弧光、铁水色泽、焊缝状态来随时调整焊接手法:焊接时如果有气孔,铁水会略微往上翻。这时就需要用炭弧气刨处理掉气孔,磨光机打磨出金属色,重新焊接。”

    为了赶工期,梁兴钢与同事每天基本都要加班到23:00左右,“我准备了麻辣方便面,饿了填肚子,困了提精神。”梁兴钢说,“那段时间,每天都要焊掉50公斤焊丝,大概5650米长。就这样持续15天,终于按时完成任务。”

    3

    35岁能工巧匠创新

    工装工具提升焊接质量

    从事电焊工这个行当久了,梁兴钢也开始琢磨如何“投机取巧”。“焊接是个技术活儿,但不能一直原地踏步。得结合技术发展形势创新,如何既省事儿又高质量完活儿,才是关键。”梁兴钢说。

    经过几次“急活儿”连轴转,梁兴钢发现,标准节“点鱼位”这个环节,可以上点“手段”。“这是标准节连接点装置。需要将内鱼尾、外鱼尾长、短板组对在主支上。但是这个部件焊接时,主支与鱼尾的端面缝隙太小。”梁兴钢说,“采用传统电弧焊,焊条够细,可以伸进缝隙。但每根主支与鱼尾封水焊要用4根焊条,太耗时间,而且需要两个人配合,一天只能出16根标准节主支。采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表面光洁度高、质量高、不用清渣。但是二保焊枪头大,伸不进去,只能将枪头砸扁,但效果不太好。”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梁兴钢经过反复琢磨,决定练习不砸枪头,用二保焊的手法,提高“点鱼尾”的焊接效率。“焊接时手臂必须稳,类似于拿着焊枪绣花。轻咳一声,这根丝可能就歪了,前功尽弃。经过反复试验,我发现用二保焊枪,只要对准焊位,手腕晃动弧度保持在2毫米之内,就能完美解决这一问题。”梁兴钢拿起二保焊枪演示了一下。

    不仅如此,在负责QTP7526平头式塔机焊接过程中,梁兴钢也琢磨出了两个提高焊接质量、效率的点子。“这个型号塔机,具有大吨位和超长吊臂的特点。吊臂长75米,臂尖处最大吊重2.6吨;独立高度51.7米,固定附着安装高度230多米。”梁兴钢说,“这个塔机吊臂上下悬为两块‘L’形的角钢扣合而成。因为技术要求所限,市面上没有这个型号的产品,只能依靠工人焊接而成。传统焊接时需要装模固定,一人一机焊接,耗时、耗力、焊接接头多。”

    对此,梁兴钢琢磨着鼓捣一个焊接吊臂上、下悬新工装:两个W型工装支架,将上、下悬船型放置在工装上,用角钢焊一个可移动道轨,把道轨放在焊件上。一台半自动小车上,加装两个焊枪固定口,把两台焊机的焊枪同时装在半自动小车上,这样一名工人可同时操作两台焊机,这样能提高焊接速度46%,更重要的是焊接质量能提高30%。

    “此外,69B1标准节斜附杆为管材,两端为车床加工堵头,管材两端与堵头为环形多层焊接。”梁兴钢说,“管材是空心圆管,两端堵头与管材之间有10毫米宽、10毫米深的焊缝。目前人工焊接环型焊缝时,因管材笨重无法一人操作,需要两人配合。简单说就是‘管不动人动’,两个工友配合,一个人负责转动焊件,一个人负责焊接。但这样的焊接质量还是达不到技术要求。”

    “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做一个旋转均匀、能够调节速度的装置,变管材焊接为‘人不动,管动’。”此时,梁兴钢盯上了车间闲置的半自动切割机。下班到宿舍后,梁兴钢简单画了一个自动旋转机草图,“我设计这个装置的原理是利用半自动切割机驱动,在驱动轮上加装链条轮,驱动轮的链条带动旋转卡具,焊件支架有4个旋转轴承座组成。焊缝处有可变位焊枪固定支架。把焊件放在旋转轴承座上,一端卡在变速驱动上,这样速度可以根据焊接需要任意调节,一人轻松搞定。

    “经过合理计划与安排,这台标准节自动环缝焊接机5天就可以使用,比计划时间缩短3天。而且自动环缝焊接机减少了焊接接头,降低了接头过多,导致的夹渣等质量问题,提高焊缝成型的稳定性,焊接效率提高了50%。能减少工时50%。”梁兴钢说。

    ■文/本报记者郭成

    图/本报记者毕春华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