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B版:工业地理 上一版3
中国制造坚实的输送平台
      
 
8B  
      
2015年12月2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制造坚实的输送平台
——河北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七十余年的传奇故事
稿件来源:河北工人报  作者:
寻访记者 宋宝军 邮箱:sqqgh6626@126.com 电话:15903349519 QQ:1141942569
输送机生产线应用于北京戴姆勒奔驰公司
托盘式输送机应用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行李分拣线上
■公司董事长韩建峰与西门子方代表在合作框架仪式上签约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国际上,制造业发达的重要基础之一就是要拥有一个坚实牢固的输送托运平台。从战火硝烟中一路走来,伴着新中国成长足迹的河北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原承德输送机集团)就是这个“中国制造”托运平台的奠基者。它正努力在激烈竞争的市场大潮中,为“中国制造”托运平台大步迈出国门、走向世界而砥砺前行。

    ■烽火硝烟中转战千里  

    建设新中国铸剑为犁

    站在河北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的办公楼前,我的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输送带,把我们的思绪带回到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1942年,在遵化洒河桥,八路军冀察热辽军区后勤部修械所成立了。从此,它从战火硝烟中一路走来,伴着新中国成长的足迹,演绎出一段“中国制造”的传奇故事。

    成立之初,修械所只有1台化铁炉和7名工人,主要任务是铸造手榴弹外壳,供给抗日前线。

    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秋,根据军区后勤部的命令,修械所接收了由锦州转来的原日本麻袋会社的部分装备。有车床6台,铣床1台,刨床1台以及汽车1辆。随后,修械所改为军区后勤部铁工厂,人员发展到150余人,任务是为前线修理枪支、火炮等。1946年,铁工厂随军进入承德,人员发展到了300余人,并已经能够制造八二迫击炮和小型六O炮。

    1946年秋,内战的火焰蔓延到承德。1946年至1948年间,铁工厂随部队在热西、热北及辽西一带转战,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17岁的马金有1947年8月在修械所参加工作。如今,已经86岁高龄的老人知道记者的来意后,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回忆说,当时,厂里有3个股。一股负责翻砂工作,二股负责制作手榴弹皮,三股专管熔化炉和清理。马金有所在的翻砂股一班共有20多名同志,承担着型腔及八二迫击炮和小型六O炮弹皮的制作任务。马金有的翻砂技术是跟一个名叫尾上的日本人学的。尾上,战前在日本就是翻砂工人,技术熟练。在侵华日军中尾上是个机枪手,一次战斗中战败的尾上用手榴弹自尽,受伤后被八路军解救。新生后的尾上认识到侵华日军的犯罪行为,决定加入八路军。在军区后勤部铁工厂里,像尾上这样的反正日本军人有30余人。聪明好学的马金有见尾上技术好、干活快,决定拜他为师,早起晚睡学习技术。不久,马金有的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像尾上等熟练工一样,他每天可以制作300多个手榴弹皮,受到了班长武振国的表扬。

    1948年11月,承德第二次解放。奉热河省军区司令员李运昌的命令,军区后勤部铁工厂终于脱下军装,转业落脚于承德。军转民后的铁工厂被命名为热河铁工厂,隶属于热河省工业厅领导。1949年初,工厂由沿用多年的供给制改为工分制,正式成为热河省的地方国营企业。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热河铁工厂作为国家第一批国营企业,受到中央政府和热河省的高度重视。年底,工厂要直接向政务院中央财经计划局提供报表,生产计划也是由中央财经计划局和热河省政府直接下达。

    在一片废墟上建工厂谈何容易。建国之初,各地都是电力急缺,承德也是一样。热河铁工厂是用电大户,没有电力怎么办?工人们就找来了一辆损坏的旧汽车,把车头上的发动机卸下来修理后使用。厂里仅有的一台不足40马力的锅驼机,带动不了十几部大小机床同时转动,只能分别开动机器,严重影响正常生产。当时只有16岁的工人单守良采取在传动轴上添加惯性轮的办法,使锅驼机能够储存并放出较大的惯性能量,初步缓解了生产动力不足的难题。

    百废待兴农为先。1950年后,工厂逐步由农机具的简单修配进入到农机具的生产制造阶段。当时,国民经济尚处于起步的初期。犁铧、水泵等农用机具奇缺。热河铁工厂最初的产品便选定了水车、打稻机、除草机、波兰犁、水泵等。他们设计生产的犁铧、水泵等是当时我国北方农业生产的当家农机具,成为各地农村的抢手货,并部分出口了一些国家。抗美援朝期间,工厂的许多产品被运往朝鲜前线,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其实,从1948年开始,在转战南北的过程中军区后勤部铁工厂就开始了部分产品的自主生产。承德刚解放,工厂就接到命令要求设计生产往复式水泵,任务由马金有所在的班组承担。在当时,往复式水泵这一产品既是农业生产必备的机械设备,也是战场上急需的军用物资。为了尽快完成任务,马金有和他的伙伴们昼夜攻关。从气缸到铸铁、铜件、冷铸件一一逐项研究改进,特别针对熔化铁水存在的问题进行反复试验,终于取得了突破,生产的样机顺利通过验收,时任承德市市长的王佐民专门为此给马金有颁发了助理工程师证书。1952年,受承德市人民政府委派,马金有来到北京参加由农业部举办的农业机械训练班学习,农民出身大字不识的他变成了一位掌握专业技术知识的工程技术人员。1958年,马金有荣获河北省劳动模范称号。

    1952年,工厂更名为热河省第一农具工厂并搬迁到新厂址。到年底,工厂完成工业总产值74.9万元,是建厂初期的5.57倍,职工发展到283人,工程技术人员也从无到有发展到10人。

    ■老厂长千里登门退利润

    新技工神秘车间为国防

    第一个五年计划后,国家建设急需钢铁,而钢铁生产的大干快上必然会大幅提升对矿山机械设备的需求。为了支援钢铁生产,热河省工业厅决定将热河省第一农具工厂改为热河省矿山机械厂,从1954年开始承担工矿配件的修理和制造任务。

    一张白纸,好绘最美图画。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热河省矿山机械厂几乎就是在一张洁净的宣纸上,开始描绘企业未来的宏伟蓝图。

    当时,厂里仅有的两位工程师,一个名叫张道全,一个名叫罗肇宁,都是省里专门从上海请来的。张道全负责矿山机械设备的设计研发,罗肇宁是一位水暖设备行业的顶尖人才。

    百业待举的时代,加上激情豪迈的干劲,有了人才做基础的热河省矿山机械厂可谓是如鱼得水。工人们日夜加班生产,产品广销全国各地。那时候,为了能够早日拿到热河省矿山机械厂的产品,许多厂家都是提前把货款打到企业账户,有的还专门派人来厂里坐等。由于产品热销,企业收入大幅增长,还出现了因利润率“过高”,以至于厂长登门向客户退“利润”的事。1956年底,时任厂长赵学荣专门带领财会科长王开印等人,远赴哈尔滨等地给3家企业退还利润款3万多元。

    到“一五”期末的1957年,工业总产值完成了660.9万元,是1953年的8.8倍,实现利润102.68万元。职工人数每年递增18%左右,到1958年,职工人数达到3089人。这一年,经河北省计委批准,选定在承德西郊的双塔山扩建新厂,工程代号为5824工程。原计划投资3000万元,建成一个年产值4000万元,职工人数4000人以上,产品产量10000吨的企业。但由于国家削减投资,5824工程受到影响,工厂的生产能力和规模都没有达到原设计要求。

    1963年秋,一张标有“绝密”字样的图纸,交到了锻工车间钣金工路德玉的手中。按惯例每次厂里有生产任务时,设计图纸上都会留有设计者的签名和日期等项内容,而这张图纸除了一个谁也看不懂的代号和“绝密”二字以外,别的啥都没有。每天工人一上班,设计图纸就由专人在保卫部门人员的护送下交到工人手中,当天工作结束图纸立即收回。并且,车间门口随时有保卫部门的人员值守,午间休息也不能离开。经过近4个月的紧张工作,这项带有浓重神秘色彩的任务终于宣告完成,一段时间以后人们才得知,这项“绝密”任务是由国家一机部下达的。1964年10月,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向全世界宣布,我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

    进入上世纪60年代,国民经济进入调整期。承德矿山机械厂(1958年更名)也由坐等客户上门的辉煌时期逐渐步入低谷。不能生产大型产品,企业就操起了老本行,重新搞起了机械维修和面向千家万户的水桶、马勺等日用品的生产以渡难关。1964年,承德矿山机械厂被原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收归为部属企业,开始为一汽等大型企业生产输送机,从而正式承担起了国家大型专业输送设备的设计研发和生产任务,踏上了为“中国制造”打造托运平台的艰难征程。

    ■新班子大胆搞引进    

    总书记莅临美名扬

    承德矿山机械厂属于重型工业企业,在计划经济年代,像国内很多国营企业一样,都很重视产量和吨位,而忽视了产品的附加值。1965年,承德矿山机械厂独立研制了我国第一条悬挂式输送机,并被成功应用到黑龙江桦林橡胶厂,后来又将输送机应用到东风汽车制造厂。但是,产品的附加值在当时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以至于不能形成规模生产,企业自身也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向市场经济转轨变型,国家的指令性计划越来越少,承德矿山机械厂的日子也日益艰难。1981年,在承德市化工局担任主要负责人的李珍被承德市委、市政府委派到承德矿山机械厂担任党委副书记、厂长职务。来到承德矿山机械厂之后,李珍面对的不光是长期亏损的艰难局面,“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陈旧观念在企业仍然占据上风,内部管理混乱,开展工作难度很大。

    当时,在承德矿山机械厂有近200名1968年从太原重机学院分配到承德矿山机械厂的大学生。李珍对这些在车间里从事铣工、车工等不同工种劳作的技术人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总工程师张炳华和曹成鄂、金鼎玉等人找到李珍,提出了从美国引进先进的悬挂输送机设计制造技术的建议。

    当时,引进国外技术在国内尚无先例,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困境面前,李珍没有犹豫,当即决定让张炳华和金鼎玉撰写技术引进的可行性论证报告,分别报送河北省机械厅和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

    为了保证引进成功,李珍一方面抽调大批在生产一线的大学毕业生充实到设计科,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我国第一家专业化的链式输送机研究所——承德链式输送机研究所。另一方面,责成总工程师张炳华全面负责和美方的谈判工作。1981年底,美国韦伯公司国际部总经理柯蒂斯应邀来到承德考察。1982年初,由国家一机部及起重运输研究所和承德矿山机械厂正式提出引进分析报告。1985年完成了四个品种十二个规格的技术转化工作,制造的样机也一次性通过了美国韦伯公司的验收。

    1986年,引进转化的WTJ6重型输送机应用到首都钢铁公司线材生产线上,标志着引进产品获得了全面成功。1987年之后,金鼎玉担任承德矿山机械厂厂长,对企业产品结构进行了较大幅度调整,输送机产品的比重占到企业全部产品种类的60%以上。输送机产品开始全面走向市场,迅速占领了国内轻工、肉联、电冰箱、电视机、冶金、炼钢、炼铝、汽车制造等行业,市场份额达到70%以上。

    1989年7月,WF4、WFJ50、WTJ4封闭轨积放式悬挂输送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当年12月,WF4封闭轨悬挂输送机荣获国家优质产品银质奖。承德输送机蜚声海内外,企业迎来了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刻。

    1991年9月1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亲临承德输送机视察。

    在视察中,江泽民对金鼎玉专门讲到企业的管理体制和治理结构。他语重心长地指出:“厂长、书记不搞‘哥俩好’,要依靠职工代表大会,依靠全体职工共同搞好企业经营,要在引进技术的基础上,搞好自主开发工作。”在工具车间,江泽民与正在工作的职工们亲切握手。青年工人阎振国满手油污,伸出手后又急忙把手缩回来。江泽民一把握住阎振国的手,笑着说:“没关系,我也是工人出身,不怕油。”

    江泽民亲临企业视察,给输送机总厂的职工带来了莫大的鼓舞。1994年,QHC190单筒冷却机、DTJ100——160反向积放式输送机、ATJ150地面积放式输送机、重型链式输送机成套设备4项新产品通过省级鉴定。1995年,公司技术中心被国家经贸委、税务总局、海关总署认定为国家级“技术中心”。1993年,承德输送机总厂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当年10月,分别被列入“河北工业企业利税一百强”和“河北工业企业销售收入一百强”,受到省政府嘉奖。

    从此,承德输送机名声远扬,成就了承德输送装备业的一段辉煌篇章。

    ■携手世界500强       

    转变机制闯市场

    2007年8月28日,承德输送机集团有限公司与德国西门子(中国)公司正式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标志着承德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与世界500强紧密挽手。

    承德输送机集团是当时国内最大的输送设备制造安装企业之一,是河北省机械装备制造业的龙头骨干企业。然而,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无限风光已成明日黄花。昔日车水马龙的宽阔厂区变得门前冷落。到2003年,企业因沉重的人员、债务负担,走到了风雨飘摇的破产边缘。

    穷则思变。

    从2004年开始,一场以“主辅分离、辅业改制”为主要内容的企业“瘦身式”改革悄然打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承德输送机集团完成了水、电、学校、医院、闭路电视等辅业和福利事业的社会化管理,先后有近200名职工从主业中分离出去,企业初步实现轻装上阵。

    2006年,一份来自承德市国资委的《关于发展承德机电装备制造业的意见和建议》的调查报告递到了市委、市政府领导面前。报告首次提出了以承德输送机集团和行业其他企业为基础,重振承德机械装备制造业的建议。

    承输集团与西门子公司最早的接触是2005年,开始是为西门子公司提供设备供应。供货过程中,承输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韩建峰敏锐地察觉到西门子公司全球化发展、本地化生产的战略意图,果断地提出了由供应商向合作伙伴转变的建议。

    然而,想与世界500强挽手,绝非简单地一谈即可,需要做的细活很多。西门子公司对合作伙伴的要求有多么苛刻,从他们对承输集团先后四轮“双眼机制”的考察足以得出结论。

    所谓“双眼机制”,是指西门子公司先期派出两个部门的基层人员对承输集团进行全面考察,根据部门要求分别写出考察报告,其考察报告的结论应为一致,得到上层的基本认可后,再由较高层次的人员进行二次考察,再得出相同的结论,以此类推。凭借国内行业排头兵的地位和良好的设计制造能力、优异的产品与服务质量,承输集团获得了西门子的认可。经过三轮艰苦谈判,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完成了从供应商到合作伙伴,直至签订OEM协议,实现贴牌生产的艰难对接过程。

    华丽转身并未带来命运的重生。

    由于体制机制等多种原因,2009年以后,承德输送机集团再次出现连年亏损。2013年,按照省委、省政府大型国有企业进承德的战略部署,开滦集团进入承德,以51%控股的方式实现与承德天宝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重组后更名)的合作,成立了河北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

    再次重组后的河北滦宝没有停下改革的脚步。2014年,他们对全体中层以上干部和全体管理、技术人员实行竞聘上岗,2015年再次实现全面瘦身,18个职能部门压缩为六部一室,260多人的机关人员精简到100人。开滦集团也以前所未有的举措,向河北滦宝全面放开内部市场,以使企业度过暂时困境,继而把装备制造的平台夯实、筑牢。

    大国崛起,需要勤奋耐劳、负重前行的企业精神。河北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正以其70多年来一贯秉持的“奋发有为,改革创新”的企业精神,努力在激烈竞争的市场大潮中,为“中国制造”托运平台大步迈出国门、走向世界而砥砺前行。

    (感谢赵启林老师和滦宝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李久实对本次采写的大力支持)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