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一年的荤腥儿年前备

        转眼间,又是一年。同事们见面总要招呼一句,过年的东西开始准备了吗?大家一般也会这样回答:没什么好准备的,啥也不缺。是呀,如今的日子,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年味就显得没那么重了。尤其是在城市,因为增添了雾霾的骚扰,所以鞭炮被禁止了,过年时也就少了鞭炮的喧闹。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对过年的感觉也淡了,但儿时的年味从未在记忆里流逝。

        ■家家杀猪做豆腐     

        记忆中的童年永远都是满满的年味,最热闹的是杀猪、做豆腐。那时,村里每家都着喂一头大猪,无论喂到多大都不卖,到年头杀了吃肉。我家的猪总是被母亲喂得很肥,多的时候能杀四百多斤。杀完的猪被分成两大块放在猪筐里晾在外面,想吃哪块割哪块。等年后,母亲会把肥肉熬成油,把瘦肉切成大块红烧一下放进瓮里。之后,再把熬好的猪油灌进瓮里。这样,肉可以一年不坏,油也能随时吃,一年的荤腥儿就算是有了。

        剔下的骨头和猪头被母亲放到一口大锅里,用柴火使劲煮。煮好后,母亲就用小碗给我们倒上捣了蒜汁的醋,让我们沾着啃。看我们啃得满嘴流油,母亲总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在我十九岁离家之前,家里的每个猪脑子都归我吃,那种软绵的细香味让我至今难忘。

        农村人再穷,做豆腐也是不能没有的。猪杀过了,就开始做豆腐,磨豆、揉渣、点豆腐,母亲做得非常精细。一个多小时,豆腐做好了,母亲会用刀把做好的豆腐切成十六块,我们也可以尽情地吃上一顿白豆腐。之后,母亲便把豆腐一部分切成片,一部分切成小块,用猪油炸一下,再一层一层地撒上盐,在坛子里存起来。做汤时把豆腐片切成条放进汤里,炖菜时就放块状的豆腐。

        ■过年最是疯玩时            

        当然,吃对孩子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过年可以穿新衣服了。平常,农村的孩子们对于穿的都是没好没赖的,一般穿的都是亲戚家的哥哥、姐姐们穿剩下的旧衣服。想穿新衣服,只能等到过年的时候。大年初一的鞭炮一响,我们吃过饺子,就可以把新衣服穿在身上到处去玩儿了。从年初一到十五,孩子们玩儿疯了大人也不会管。

        那时候,还没有雾霾天,空气新鲜阳光充足。家里也没有电脑电话和网络,住在大街小巷里的村民都不会呆在家里。大人们常常是打打扑克、敲敲鼓、爬爬山,实在没事做的,就坐在墙根的阳光下聊聊天。而孩子们就热闹了,女孩们跳绳、玩石子儿、踢瓦片,男孩子们则甩四角、骑自行车、放小炮儿。有时候实在没得玩儿了,我们还会贴在墙上挤着玩儿,只要是能想到的、能做到的、能玩儿的,我们都会尝试着玩儿一玩儿。

        童年中,过年是最快乐无忧的,不仅是不用写作业,可以尽情玩儿,还能吃好的穿好的。■闫岩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